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触娱互动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
義"﹍菜鸟叔

https://cy.rzyou.com/?314

转载〖十八周年庆〗急风落四国

已有 322 次阅读2019-11-22 16:41 |个人分类:四国大战

2008年初冬,杭州,一家品味毫不出色的商务酒店。
      
   说不出色是抬举,简直就是邋遢,据说是信仰订的,据说自那以后他再没长出一根头发,传说中的报应。
      
   杭州的11月并不显冷,不过你要是光着膀子下一夜实战军棋的话,不冷不饿就是超人了。
     
   下午还要去网吧观战,琢磨着该睡一会,刚刚闭上眼睛,房间的电话响了,恼人的响。老头在电话里说:度度我饿了,搞点东西来吃?

        老头请我吃过多次大餐了,什么龙虾鲍鱼石斑的,尽管咱并不感冒,尽管经常吃不饱,这点面子总要给的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老头其实并不老,是我们圈里几个人拿不上台面的称呼,直呼急离不大尊重,带上大哥又太俗太麻烦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一路小跑下楼,在早点摊上花12块大洋买了二屉小笼,回来看着他吃,吃的津津有味。

    我忽然笑了,说大哥你可得记着,某年某月某日,度度狼是请你这位上市公司老总吃过饭的,你先甭管吃的啥。有朝一日我吃不上饭的时候,你必须要管几顿饱饭哟?老头乐,还骂了一句什么,记不得了。


    那是联众军棋第三届超级联赛的第十一轮比赛日,游遍和八福打的死去活来难解难分,急离以一人之力,面对着曾经名动四国的“少主+木头+龙王”三驾马车之豪华组合,战火燃烧十周后,迎来了一场关键的轮次,游遍入驻哈协,胜则提前夺冠,负则悬念继续。狭路相逢之际,急离吹响了了队伍集中作战的号角,于是一群耳熟能详的四国大菜鸟云集西子湖畔,大约有信仰兔子耀扬龙神杨明樱花等等,外加观战兼场外技术指导方肥肥和度度狼,师称机械化,尤以肥狼组合,豪华的不行。

    那一战很是诡异,游遍终是胜了,但莫名其妙的两方四桌掉线,至今仍是四国十大悬案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画外音

    急离跟我的一批军棋死党差不许多,应该都是2000年前后开始常驻大庆四合院的资深流氓,多年的四国生涯,从ID到做派互相熟悉的紧,那是一段虚耗而无悔的青春时光,每日必混至凌晨7点服务器重启方才散去,四人下棋百十人起哄围观,挑起喷战偷偷呼叫室主捣乱,无忧无虑,快乐的一塌糊涂。那个时候,我不是军棋网站长,他也还不是什么四国大佬,简单、平淡和趣味,至今忆起,仍是笑意无边。据悉老头早年打包买了两个ID一是wo一是ow,另外一个不知所踪,偶然也曾问起中文眤称的含义,只说每到一个城市总是急着离开,行走江湖匆匆。

    我们恶狼谷大范围开小会探讨过,一致认为如此行为,大约是个列车员之类的工种,便也不再拿村长当什么干部,该砍该喷,绝不含糊则个。

    曾经在群里直接埋汰急离不会下棋,气得老头直哆嗦,一帮徒弟追着骂我,兀自睡去不理。说也奇怪,阿东、彬彬、楚风和土豆几位都算得上知名棋手,却统统拜老头为师,至于学的什么,不得而知。

    大约是2006年,福建一棋友“阿兵”大婚,木头、最后一枪等四国牛逼人物尽数到场贺喜,急离也施施然去了,原因倒也简单,跟新郎是一个门派的,又刚好出差距离不远 --- 不得不说,那一代四国人之间的感情是浓厚的。席面散罢,后来小范围酒聚,再后来急离用喜刷刷一夜数万的方式,让福建的两位公务员小土豪目瞪口呆,彻底打破了列车员形象的范畴;再再后来,鸟枪搭桥急离出资筹办了“菁英杯”四暗大奖赛,一时轰动四国。


    这不过是个插曲小ks,严格地说,急离真正意义上涉足四国江湖,确实因我而起,也曾多次笑骂我害他劳神破财外加挨骂,所谓人怕出名猪怕肥也,网络亦然。那一年联赛在即,南派四国宗师、游遍友情战队指挥达姆突然宣布金盆洗脚,随之一直支持他的游遍金主老霸也告隐退,一时联众军棋的代表性豪门面临缺粮少弹的局面,董事局主席(我特么对这个职位一直很迷糊,游遍还要上市怎么地?)方肥肥急的不行,半夜三更找我商量对策,言下有请急离接盘之意,咱灰常领会前任站长意图,咱立马给老头忽悠个电话江湖救急,结果痛快的答应了,结果四国不小心迈进了急离时代。

       “四国江湖深似海”

    联众四国的江湖,恐怕是棋牌类游戏里最复杂的网络世界,多年来围绕着联赛和论坛展开的故事,充满着血雨腥风和爱恨情仇,以及说不清数不明的金钱和阴谋,2012年度军棋十大杰出青年麒麟同学就曾感慨地说:“在四国里,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、并且不用电话沟通而打字聊天的,基本可以归为江湖白痴类”,危险系数可见一斑。而急离踏进去的时间段,恰是四国最纷乱最热闹的季节:风雨领军的部落系、少主小龙王带队的浙江系、随便走走的上海系、木樨的福建系、肥肥耀杨的游遍系,以及哈系、吉林系和西南各军阀,林林总总,绝对的四国一部春秋。

     每年的四国联赛和团体赛,几乎就是各派系之间的恩怨集散场,你方唱罢我登台,联盟合纵与背叛决裂的戏码不断上演,令人眼花缭乱目不遐接。

    军棋是个杀伐的游戏,是故棋者的好胜心大半很强,急离也不能免俗,2007年在游遍简单试水之后,2008年便开始大手笔重划势力范围,首次推出棋手签约制度,将四国界一批顶尖的名枪大炮揽至麾下,正式开启急离模式。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游遍友情连续斩获第三和第四届超级联赛甲级冠军、团体赛双料冠军,随之菁英荟夺得第五届甲级冠军,急离大哥的名头如日中天,大洋满兜的棋手兴高采烈,一夜之间仿佛四国军棋实现了我们梦寐的职业化,在乌镇的庆功会上,眼见着几十万现金瞬间分光,列席会议的我突然有了一丝迷茫,这种完全依靠投资人兴趣和热情、没有任何回报和商业模式的体系,红旗究竟能打多久呢?

    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,很多时候这位老大哥也已经身不由己了,独步江湖的强势必然遭到其他派系的联手抗争,于是水涨船高,一桌比赛两名棋手的胜利奖励价码从200、300到500、再到800、1000,某届团体赛半决赛居然给到了5000RMB,如果按4:1的战绩折算,这一场3个多小时比赛的取胜代价就是20000RMB,把一小撮知名棋手牛叉的不行,出门就喊自己是签约棋手,言必出场费少1000免谈等等。而在金钱的冲击下,赛事管理方军棋网的权威也不断受到挑战,2009年秋,联众方面服务器的设置错误引发联赛争议,我代表军棋网给出了不利于游遍的裁决,立时千层浪起,一边是豪门玉儿一纸诉状告到了关总那里,一边是急离大哥电话里的午夜咆哮,忽然感觉到兄弟之间出现的裂痕,而原因不是感情危机,是某种理想和理念的分歧。

    多年以后,有关这一时期到底是否有利四国发展的争论,一直没有停歇过,支持的观点是繁荣了四国只在乎曾经拥有便可,反对的观点是拔苗助长后患无穷,其实这不能完全怪到急离的头上,讲真,不是每一个有实力的四国狂热者都会这么的不吝,更多的是我自己的反思和检讨,如果再平和一些,再更有策略一些,更少一点小知识分子的温情主义些,大约会有另外一条路。用老头总结我的话说:狼你这家伙,看起来从谏如流,其实骨子里顽固的很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来过,留下了足迹,或许是更多人的心中所想,不必强求。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触娱互动 ( 粤ICP备19079774号-1 )

GMT+8, 2021-10-19 09:30 , Processed in 0.025917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返回顶部